精彩小说尽在追忆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佟言周南川

>

佟言周南川

佟言周南川 著

佟言 佟言周南川 周南川 小说推荐

《佟言周南川》,是作者大大“佟言周南川”近日来异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里的主要描写对象是佟言周南川。小说精彩内容概述:“我跟你说话呢。”在老头身上掐了一下,“啊呀,啊呀!疼……”“南川手里也不是没钱,让他也去市里买个房子,省得雄庆他妈天天在村里嘚瑟。”“你跟人家比什么?”“不是我跟她比,是她跟我比……说她儿子比咱儿子文化好,现在又在外企当高管,媳妇也是城里人,样样都想抢咱们一头!”邓红梅没读书过,也没什么心眼,人家...

来源:cpwx   主角: 佟言周南川   更新: 2023-01-09 11:38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佟言周南川》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佟言周南川是作者“佟言周南川”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晚饭后邓红梅和周有成去厨房里忙了,将近过年周有成上班的鞭炮厂没事做,提前放假了周南川和顾东亭还在喝酒,周雪琪坐在边上嗑瓜子过了一会儿顾东亭去了洗手间,周南川把周雪琪叫过来“怎么了哥?”“谁让你乱说话的?”周雪琪愣了一下,“我没乱说话啊”“我跟你嫂子的事你少在爸妈面前说”“我没别的意思,本来是想跟妈说嫂子带着心心她们买了东西,顺嘴说到了买衣服的事,我哪知道妈反应那么大……”周南川喝得有点多...

妄情全文第25章

晚饭后,周老两口躺在床上。

周有成早睡早起,什么都不想,枕着枕头就睡着了。

邓红梅睡不着,戳了周有成一下。

“别睡那么早,起来说几句话。

“说吧…说什么?

邓红梅叹了口气。

“听说雄庆和他老婆准备在城里买房。

夜出奇的静,周佑成嗯了一声,没有声音。

“我在跟你说话。

老人被呛了一下,“哦,哦!痛苦……

“不是南川手里没钱。

让他也去城里买房子,这样雄庆的妈妈就不会天天在村里了。

“你跟别人比什么?

“不是我跟她比,是她跟我比…说她儿子学历比我儿子高,现在在外企做高管。

他媳妇也是城里人,要抢我们的东西!

邓红梅从来没有学习过,她没有心眼。

别人对她好,她自然对别人好。

她偶尔会发脾气,但也讲道理。

她现在愿意和儿子过上好日子,也不说什么,但心里是开心的。

但是,总有人爱说说笑笑过去的事。

她觉得不舒服,日子越来越平淡。

她不希望自己的儿子儿媳比别人差。

“我嫁给你的时候,江到处说我没文化,你是聋子,我没读过书,我是瞎子,你我是天生一对……

听着他的沉默,邓红梅打了他一下。

“为什么我跟你说话你就睡觉?

“我现在还记得这件小事。

女人家是小家子气。

“这很小吗?周有成,这是小事吗?

“别拽我,我困了……

周有成很快又睡着了,而邓红梅却不依不饶。

“我告诉你,你得让她知道,我们家不是好欺负的,不能让他们家踩他们一辈子……

“你知道雪琪和洞庭约会的时候说了什么吗?她说我们没有把女儿教好到十几岁就结婚生子。

她还说雪琪命不好,连生了三个女儿。

她说这种出身是遗传给家族的。

她擦了擦眼泪。

“你没在宴会上看到吗?被人故意跟我们家比,什么都要抢。

雄青怎么可能再来一次?不为别人打工,能比得上我们家南川吗?南川自己才是老大。

邓红梅喋喋不休,周有成睡得鼾声如雷,她更生气了,说她生气了。

在楼上,童眼有点口渴。

周南川下楼去打水。

他的脚步很重,怕打扰两位老人。

他故意点亮灯,走到门口去听邓红梅的声音。

“我跟你说话,你充耳不闻?

门关着,周南川恍惚。

“一整天,我什么都不在乎。

想抱孙子的人还是什么都不在乎。

我是这个家里唯一一个拼命工作的人!

周南川接过水壶,往里面倒了热水,轻轻放下,端着杯子,准备出发。

“我不管,明天早上我就说,让南川买房子,城里的大房子。

他们家雄庆准备在市里买,我们就买了,买了个大的……我看江还会拿什么。

二楼,童眼穿着睡衣坐在床上,微微弯下腰。

“怎么了?

周南川把水放下。

“躺着别着凉。

“有空音,不冷。

“怎么了,不舒服?

童眼低着头看着他,说不出心里的滋味,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女人的眼泪说起来很快,而且快得离谱。

“你又怎么了?

童眼揉揉她的鼻子,不知道为什么。

她对自己的评价很中肯。

她不是一个有能力的人,但她绝对不是弱者。

她对开始就哭的女人没什么看法,觉得无法理解。

现在我也变成了这样的人。

周南川想擦眼泪,她一直把脸闭着,那男的有点害怕。

“怎么了,我惹你了吗?

她摇摇头,不说话,只是哭。

周南川抓着她的手,回忆着从花园回家后发生的事情。

没发生什么特别的事。

他们两个迈着小碎步走回家。

在路上,他们遇到一只野狗对着他们狂吠。

他捡起一块石头,把野狗轰走了。

她并不害怕,还在微笑。

回家后,父母对她很好,对她关怀备至,有菜有汤。

吃完饭,她上楼,他绞尽脑汁,想找出能让她哭的点在哪里。

他蹲在她面前,有些无奈。

“童眼,告诉我,不要让我猜。

“周南川……

她抱着他的头。

“我好害怕。

“怕什么?

“生孩子很疼。

我害怕。

我不想要它。

我能停止拥有它吗?我不想要它。

听到这里,男人的脸瞬间沉了下去,童眼仍然抱着他,泪水落在他的脸上,一滴一滴。

这几天她不声不响,吃得好,睡得好,给他一种踏实生活的错觉,给他买衣服袜子,甚至愿意配合他做亲密的事。

今晚之前,周南川觉得这就是他的余生。

人们的心是多肉的,不可能隐藏它们。

“周南川,我真的不想要孩子。

我害怕疼痛。

我今年才二十岁。

我有太多的责任。

我买不起……

男人拉着她的手走了。

“你一直想告诉我这个吗?

她抽泣着,眼睛红红的。

“喝水。

他把杯子递给她。

童眼没有回答,周南川抓住她的手,让她拿着杯子。

“周南川,我……

男人没搭理她,悄悄掀开被子,在她身边躺下。

关灯的时候,童眼在被子里哭了一会儿,那个男人没有动,完全不理她。

想发泄自己的情绪却没人搭理,童眼受不了了,从被子里摸了摸自己的胳膊,“周南川……

那人喘着粗气,气氛又归于沉寂。

她强压下眼泪,把头探过去,眼泪落在他的肩膀上。

“周南川……………

周南川根本不想搭理她。

只要他回想起这几天温暖的生活都是她为没有这个孩子而铺就的,他就觉得自己被当猴耍了。

他的真诚被她踩在脚下。

这个女人根本没把他当回事。

即使她是他的男人,她怀了他的孩子,还是打算离开这里,远走高飞。

她的心是铁做的?

泪水吧嗒吧嗒地落在他的袖子上,童眼下意识地抓住他的胳膊,他越哭越伤心。

她的眼睛蹭着他的胳膊。

“周南川……

这个人的防线崩溃了-

她多大了?她二十岁了。

嫁给他太突然了。

新婚之夜,他如此急切地刺激她,以至于没能及时适应自己的身份。

这是人之常情。

他还没准备好做母亲,而且他…理解。

周南川不停地给自己洗脑。

童眼抱着他的胳膊一直哭,哭啊哭。

男人把她搂进怀里,“闫妍……

她被迫躺在他的胸口,停止抽鼻子。

男人的大手掌擦干了她的眼泪,粗糙的指尖划过她娇嫩的脸颊。

“闫妍,你说过你不希望孩子的父亲被称为流氓。

我会改变,我会戒烟,我不会喝酒。

我来赚钱,让你们两个过上好日子。

“无论你在海城过得怎么样,我都会尽力给你。

我不吃不喝也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童眼摇了摇头。

“不行,周南川,我怕,生孩子疼……

“我会陪着你,我会照顾你。

“生孩子疼,我不想生……

一边安慰,一边听着她的哭声,童眼哭着睡着了。

周南川还醒着,看着窗外漆黑的林地。

莫名的烦躁,他到了一楼,在客厅的桌子上发现了父亲周有成的烟。

几年前太难了,但现在条件好了。

父母还是勤俭节约的。

他赚了钱后,给家里买了很多东西。

邓红梅不太愿意用它们,担心它们会磨损。

连家里装的空音都怕浪费电。

如果不是因为童眼怕冷,她绝不会按下那个开关的按钮。

周南川捏了捏手里的烟,在手里把玩,按了按打火机。

周南川没有点着父亲周有成抽的五块钱一包的红梅,但他能想象到嘴里的苦涩味道。

你想要的,怎么可能不费力不用心的做到?

他放下打火机,起身上楼。

童眼已经睡着了,小家伙被盖在被子里。

我拿出手机,给久违的朋友发了一条信息。

潘创一正在海城一家娱乐场所放松,马上给他打电话。

男人关上门,电话那头传来一些声音。

“你好几个月不联系我了,你已经是童家的小妖精了……

“保持口腔清洁。

“好吧,我不会惹你的。

我爸说,你想了解随时可以打电话给他。

“别提你爸谈我们的事。

潘创一沉默了片刻。

“可以,可以,随便你。

“童家里近况如何?

潘创一摸下巴。

童郭靖煞费苦心地希望儿子成功。

童家的大小完全取决于他的安排。

这个人做什么事都滴水不漏,我派人盯着他都找不到自己的名字,更别说批评他了。

除了童眼,所有的家庭成员都有单位。

童为了儿子的未来,甘愿在周南川的威逼下牺牲孙女。

其实这个结果对于周南川本人来说也是非常意外的。

他猜到最后童家会妥协,最多也就是一个权衡利弊的过程,但没想到中间过程省了。

总有一天童眼知道真相,会骂他疯了,但童经国贪得无厌,完了只是时间问题。

他真的很卑鄙,为了满足自己,也为了保护她不受牵连。

“南川,我劝你一句,与其看着佟家完蛋,不如卖给我爸一个人情……

《佟言周南川》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