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追忆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沈南意陆晏舟

>

沈南意陆晏舟

沈南意陆晏舟 著

沈南意 沈南意陆晏舟 现代言情 陆晏舟

沈南意陆晏舟是现代言情小说《沈南意陆晏舟》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沈南意陆晏舟”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他说话的时候,电梯门关上,往负一楼沉降。沈南意看着他,张张嘴,倔强的想要拒绝的话到了嘴边,却又说不出来。她现在必须以最快的速度去医院,多一秒都不能耽搁。当电梯到达负一楼,几乎是机械的,沈南意被陆晏舟拉着出去,然后来到了一辆银色的阿斯顿马丁跑车前...

来源:cpwx   主角: 沈南意陆晏舟   更新: 2023-01-09 11:42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无删减版本的现代言情《沈南意陆晏舟》,成功收获了一大批的读者们关注,故事的原创作者叫做沈南意陆晏舟,非常的具有实力,主角沈南意陆晏舟。简要概述:陆晏舟当然不会走,哪怕陆温年来了,他也不会走看着沈南意那满是泪水的惨白小脸上强装的坚强与倔强,他什么都没有说,只是默默松开了她,尔后,找了个没人的安静角落,去打电话“老大,这可是国内”电话拨出去,那头的欧阳宁希秒接,又忍不住吐槽这大半夜的给她打电话,还让不让她睡自从三年前陆晏舟去了美国,她就一直跟着陆晏舟了,她是陆晏舟身边最得力的助手之一,跟陆晏舟的关系,是上下属,也更是“兄弟”她之前...

越界全文第6章子分第5章

陆念打完电话回来,说有一封重要的邮件,需要现在看。

沈南艺立刻为两人收拾好午饭,回到办公室。

离开餐厅的时候,很自然的,刘文年从沈南艺手里端着两个人的午饭。

刘兖州看着,眼底的黑暗不停地闪烁。

“沈蜜和总裁的关系似乎……

“沈南艺是我姐夫的女朋友。

欧阳宁溪疑惑的声音落下,刘彦舟打断了她。

欧阳宁西霎那惊讶的瞪大了眼睛,随即,她就明白了什么。

没等她反应过来,刘彦周起身迈开长腿走了。

“颜,脸。

她喊了一声。

“你吃吧。

刘兖州头也不回地道。

欧阳宁西,“……

顶楼,总裁办公室,沈楠一和刘文年从电梯里出来,一个小秘书过来告诉他们,陆家的老婆方正在办公室里等着陆文年。

舒是刘文年的大嫂,也是刘彦周的母亲。

沈楠的意见有过几次,她自然知道对方。

温念文微微一扭,没有任何停顿的向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沈楠一点也没跟着进去。

刚到餐厅,陆文年电话回来,说有重要邮件要看,就匆匆赶了过来,不过是为了正方。

再说,纳什明显感觉到,离开餐厅后,刘文年的脸色突然变得不太好。

看到另一个小秘书手里的茶,沈南艺走了过去。

“欢欢,我送进去。

“好的。

桓如蒙大赦,把手中的托盘递给沈南夷。

刚才淑来的时候,脸色沉了下来,好像要下大雨似的。

她不想走霉运。

沈南艺端着托盘,向刘文年的办公室走去。

“嫂子。

“温年,你做姐夫真贴心。

你居然骗我,哄你大哥把迅捷30%的股份转让给那个混蛋。

还没走到刘文年办公室门口,沈就听到里面两个人的声音传了出来。

一个涵养低下,一个暴怒而又极度愤世嫉俗。

然而,在“混蛋二字的结尾,莫名其妙被蛰了一下的沈南艺神经一跳,脚下的脚步立刻止住了他。

方敏·舒说的混蛋是什么意思?

刘彦周不是她儿子吗?

“嫂子,这是爸爸的意思,股份也是大哥心甘情愿转让的。

不信你可以自己去问爸爸和大哥。

“怎么,你也学会了用老人来愚弄我。

你以为我不姓陆,所以我好欺负,是不是?

透过半开的办公室门,里面的声音不断传来,口齿不清,尖锐刺耳。

“嫂子,你要是这么说,就没意思了。

你嫁给我大哥快三十年了。

除了你自己,哪个陆家不把你当自己人。

“把我当成自己人吗?哼!把我当成自己人,而你们都瞒着我?快30%股份市值几千亿。

你想让他们掉头吗?不要对我提一个字。

你眼里有我吗?

在方的办公室里,直接吼了起来。

“我不在乎。

你大哥的资产是我的一半。

没有我的同意,这30%的股份转让不算数,必须撤回。

沈楠站在门口几步远的地方,听着眉头突突直跳。

正在这时,专用电梯“丁咚一响,电梯门打开了,刘彦周从里面大步走了出来。

沈楠一听到脚步声,转头看去。

一看到台阶,她的脸就冷了,就像浑身散发着沙耆的刘彦周。

她的心突然颤抖起来。

“不是嫂子不能撤,而是嫂子得先问问爸爸和大哥他们是什么意思。

如果爸爸和大哥都同意,我没意见。

“你——刘文年,我现在怀疑刘彦周根本就不是你大哥的那种,而是你年少大意,被苏舒那个贱人给弄糊涂了——

“吕霄将军!

“砰!

在办公室里,当方敏的话音未落,刘彦周已经冲了过来。

在纳什的尖叫声中,他抬起长腿,一脚将刘文年半开的办公室门踢倒。

顿时,庞大的CEO办公室变得鸦雀无声。

办公室里,刘文年看到突然出现的刘彦周,眼里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

蜀显然没料到刘会突然冒出来兖州。

当她看到乖张而恶毒的刘彦舟站在门口时,她不禁浑身颤抖。

她原本气得通红的脸,几乎瞬间苍白了两分。

陆彦周疯狂鲁莽,她早就领教过了。

在他只有十三四岁的时候,他直接拿过一把椅子,打断了她的一条腿。

还有一次,他挥拳打掉了她的两颗门牙。

更疯狂的是,他在宁海大学读书的那一年,无缘无故把一个艺术学院的副教授打成了彻头彻尾的废物,后人根本没有出手相救。

所以,这些年来,她不敢轻易招惹刘兖州。

“夫人,你刚才说谁?谁是婊子?在惊魂未定的目光中,刘睨了她一眼,从她的喉咙里脱口而出几个字。

舒再次被刘彦周吓到了,但她故作镇定,冷冷地哼了一声。

“周,你是陆家的二少爷。

我是你妈妈。

请对我表示尊重——“。

“啊!

谁知,舒的话音还未落下,刘彦周已经冲了进来,伸手抓住舒的衣领,把她从沙发上扶了起来。

沈南夷听到尖叫声,感到一阵恐慌,急忙跑了进去。

“一个周!文念看到情况不对,想制止,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卢彦周紧紧抓住方的衣领,喘息着,眼睛里闪着如刀锋般的寒光。

他一字一句地问:“谁是婊子,谁勾搭了我姐夫,我是谁的后裔?

淑吓坏了,但想到自己的身份,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厉声喊道:“吕延州,你放肆,放开我!

“一个周,她是你妈妈。

放手。

吕念的沉声指挥。

卢彦周私生子的身份,被卢家隐藏得极其隐蔽,鲜有人知。

“她是我妈妈吗?!”就像听到了一件很讽刺的事情。

卢彦舟笑了,好看的眉眼闪着氤氲的冷意。

“姐夫,那你要问,这么多年了,她有没有把我当亲生儿子哪怕一秒钟?

“你这个畜生!方大骂一声,扬手就要朝刘兖州的脸上扔下去。

“夫人。

沈楠一惊。

她冲了过去,抓住方敏的手,那是一半空与此同时,她手里拿着的托盘砰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杯子里新沏的茶溅了出来,一半洒在她光滑的小腿和脚背上。

“夫人,吕霄永远是你最小的孩子,年轻有活力,你别跟他争。

好像完全感觉不到被茶烫伤的痛苦。

纳什只是紧紧地握着方敏的手,恭敬地微笑着。

方敏舒看着她,想起老人对她的爱,她的愤怒和轻蔑立刻收敛了两分。

“吕霄将军,你放手。

沈楠一面看着刘兖州,一面用另一只手抓住方手腕的衣领。

陆彦舟缓缓转过头,凌厉的目光渐渐扫向她,喉结翻滚着,吐出几个字,“你以为你是谁?

陆念站在几米外,看着眼前的一幕幕,只觉得头疼。

他举起手,拧了拧眉毛,叹了口气,说,“一个周,南艺是我女朋友。

该给我个面子吧?

偌大一个陆家,对刘兖州最真诚的,只有刘文年和老头。

刘彦周抬眸,看了刘文年一眼,扫了沈南夷一大块脚背红,浓密的睫毛微微看不见,终于松手。

当他的手松开的时候,沈也收回了手。

“夫人,先坐下,我给你泡杯茶。

没有再看刘兖州一眼,沈楠转身大步走了出去。

兖州恶狠狠的瞪了刘一眼,冷哼一声,理了理衣领,重新坐下。

“你哼什么呢?卢兖州睨了方一眼,低声发出嘘声。

“快手股份,有能力就拿回来。

如果没有,可以再吼。

我不介意让你掉几颗门牙。

话落,他抬起双腿扬长而去。

继续阅读

《沈南意陆晏舟》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