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追忆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穿越重生›和离日常

>

和离日常

叶念秋封浔 著

叶念秋 和离日常 封浔 穿越重生

完整版穿越重生小说《和离日常》,甜宠爱情非常打动人心,主人公分别是叶念秋封浔,是网络作者“叶念秋封浔”精心力创的。文章精彩内容为:一炷香后。男子只觉周身一阵燥热,心底似有火苗在徐徐燃烧,直至成燎原之势,欲抬手,却满身无力。后背,一只小手弱弱爬上他的肩头,泛着馨香的身子骨贴了上来:“封浔,今日圣上赐婚,下个月,你我便是夫妻了。”男子回首,眼底炽热却又含着怒火:“茶里有什么?”“嘘——”女子伸出葱白手指,掩住了他的唇,而后大胆的贴...

来源:cpwx   主角: 叶念秋封浔   更新: 2023-01-10 19:5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高口碑小说《和离日常》是作者“叶念秋封浔”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叶念秋封浔身边发生的故事迎来尾声,想要一睹为快的广大网友快快上车:叶念秋这两日一直憋在府中一则是因着还在吃着避子药,二则是……她被赐婚一事弄得全城皆知,不少人知道她死缠烂打封浔,终于得了名分一事,等着瞧叶家的笑话可今日,吃完避子药,她便觉得胸中沉闷,加之这几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心中郁结,索性便叫上芍药,二人出门散心所幸市井之上,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叶念秋那些轶事说说便过了,也无人再纠结一路上摆弄些小玩意,走走透透气,胸口果真舒坦了些到了午食时分,叶念秋本...

《和离日常》免费试读第2章 重生不知羞耻时 子分第1章

夜很黑,夏雨阵阵打在芭蕉叶上,声音传入我的耳中。

红灯笼挂在内院的走廊上,挂在卧室里,为寒冷的夜晚增添了几分诱惑力。

静园宫里,女子正在熟睡,抱着一个醉酒的男子,看着他那风尘仆仆的眉毛,满心欢喜,羞涩。

她从桌上拿起绿茶,说:“来,喝下这令人清醒的茶。

男人看了她一眼,眼神有点醉意,不像平时那么冷。

他端起茶杯,抬头一饮而尽。

一炷香之后。

男人只觉得全身一阵燥热,心中仿佛有一团火焰在慢慢燃烧,直至燎原。

他想举起手,但他感到无能为力。

在他的背上,一只小手虚弱地爬上了他的肩膀,贴上了他芬芳的身体:“奉勋,今日圣婚,下个月,你我就是夫妻了。

回头一看,那人眼神火热却又愤怒:“茶里是什么?

“嘘——女人伸出葱白的手指,捂住他的嘴唇,然后大胆的贴了上去。

“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

“叶念秋!

“我也是你的女人……女人依旧低声呢喃着,像蛇一样缠住男人。

男人只觉得自己的呼吸间里充满了女人的细腻气息。

他想推开她,她却抓得更紧了:“风勋,你我结为夫妻,我愿意把自己交给你……他的声音变得更加暧昧。

冯迅僵持了一会儿,最后冷笑道:“这是你的选择,后果你自己承担!

窗帘缓缓落下,红色的波浪翻卷,让房间变得迷人。

不知过了多久,窗外的夏雨依旧,天空渐渐变白


天冷,非常冷。

叶念秋觉得自己像是掉进了冰窖,浑身的寒气顺着心口往下爬。

但是很热。

热量沿着她的身体通过七条经络和八条静脉扩散。

突然,她低低地喊了一声,睁开了眼睛。

白色的窗帘,明亮的大床,雕花的床帘,紫檀木香,还有……一个半裸的男人。

“啪——叶念秋心中一怒,手已经在脑前打了出去。

清脆的掌声响起:“登徒子!

冯迅脸颊侧着,脸上的手印特别明显。

他看着下面的女人:“叶念秋,现在你还装贤惠英姿的女人?

打扮成贞洁的女人?

叶念秋怔了一下:“什么意思?

她没有假装成一个贤惠的女人。

她应该已经死了。

她死于王宓静园的冷院里,但是为什么呢…她现在在这里安全吗?

这里?

叶念秋迅速环顾了一下现场,熟悉了一下装修,这是勋勋的内卧室。

他转过眼睛,看着面前的这个人。

他的眼睛如画,风尘仆仆,他很华丽,但不知为什么,他少了一点平静,多了一点朝气。

为什么差别这么大?

“叶念秋,你又在玩什么把戏?冯逊见她举止如此怪异,只当她心里还在想着耍点小花招。

“如你所愿,神圣家族亲自赐婚,你还不满意吗?

圣婚亲自?

叶念秋终于回应了。

她坐了起来。

因为昨晚的疼痛,她的腰很紧。

她咬紧牙关,暗红色的丝绸滑落,只露出半裸的上半身,外面罩着红色的肚兜。

她还是不介意。

冯迅看着这个女人圆滚滚的肩膀,洁白的牙齿,深邃的眼睛。

虽然她昨晚被下药了,但他从未忘记那浪漫的一幕。

“神圣的……婚姻?她说话困难。

但是圣婚给的时候,明明是……三年前?

冯迅眉头一紧,突然有些看不透这个女人了。

徐旭没有得到男人的回应。

叶念秋转头看他,却一眼就望进了他的眼睛。

他毫不掩饰的厌恶和怀疑和他们结婚前一模一样。

至于他们结婚后,公主给了她应有的一切,尊重和权力,除了爱情。

叶念秋越来越心慌,头脑一片混乱,表情充满迷茫。

“为什么?又装无辜?昨晚你算这个王的时候,很热情啊!一想到昨晚,凤勋的声音越来越冷。

他没想到,她竟然无耻大胆到这种地步!

叶念秋最后看着他,几乎是不自觉地问:“哪次?声音嘶哑。

她两次为凤勋用药——

在神圣的婚礼当天,她只想尽快成为他的女人。

吃了药之后,两人就有了肌肤之亲。

新婚之夜,他不肯碰她,她又吃药了。

这一次,他谨慎多了,叶念秋却含着泪递给了他。

他虽然起了疑心,但还是喝了,两人顺利度过了一夜。

凤勋似乎被她问得一愣,然后讽刺地一笑:“看来叶小姐做这种事游刃有余啊!怪不得教皇陛下昨天结婚了,原来你能给我上药!话落,人已经转身坐在那里,接过白大褂,套在身上,懒洋洋的就要下床。

昨天举行了神圣的婚礼…怎么会呢…

圣婚明明是三年前的事,她却一直在承受三年爱情的煎熬,而现在…

但这一切都是那么真实,那么真实。

叶念秋的睫毛颤抖着,望着那个即将离开的男人的背影。

“别担心,她大声说,阻止他离开。

“昨晚,我还以为你和我相爱了。

我不会嫁给你的。

既然上帝要她重新开始,她就愿意…正常生活。

上辈子,她不自量力,以为能俘获他的心,最终却自杀了。

现在,她不想再招惹他了。

冯迅的姿势停顿了一下。

叶念秋却强忍着身体的不适和腰部的无力,捡起地上的衣服,毫不在意一丝不挂,毫不在意冯迅探询的目光。

穿好衣服,坐在床边还盯着她的男人起身,看也不看的向门口走去。

“吱——我不希望雕花木门从外面打开,夏日的雨夹杂着冷风。

叶念秋身体不适,被门撞倒在地。

“哎,叶小姐,你怎么不看路……男人的话里夹杂着一些幸灾乐祸和不屑。

叶念秋抬头一看,她的熟人,风寻的丫鬟春宁,不止一次想做风寻的丫鬟。

她曾经是奉勋的丫鬟,说她这个商人家公主的坏话。

一句无心的道歉之后,男人已经跪在床边了。

“殿下,我不知道上个月是谁给春宁下了药。

我没能侍候殿下沐浴更衣,而且…我甚至让外人溜进殿下的内卧室。

请原谅我。

口口声声说不知道被谁下药了,可是我明明带着点看着叶念秋。

叶念秋忍着不适站了起来。

以前因为春宁是冯迅身边的红人,所以忍了她,但这一生…

慢慢走到春宁面前,春宁低头看着跪在地上的女子。

春宁似乎没有想到叶念秋会走到自己面前。

毕竟她曾经是。

“王府的奴才,教养真差……叶念秋平静地说,伸手打在春宁如花似玉的脸颊上。

看着脸颊瞬间红肿,她满意地收回了手。

一边,冯迅看着这个女人干净利落的动作,显然是万万没想到这个女人会这么泼辣大胆。

“你…你竟敢……春宁用一只手捂住脸颊,看着她,然后放声大哭,看向一边的封浔。

“大人,我刚才不是故意撞倒叶小姐的,所以您得把主人交给奴婢……

密封逆变器。

叶念秋看了一眼风勋的脸,眼神模糊,掌印还若隐若现。

他讽刺地笑了笑,转身离开。

“等等。

冯逊轻描淡写的声音传来,“打王的人就这样走了?他一开口就莫名其妙地想起了她昨晚说的话:“我也是你的。

“我和主人在一起久了,我怕我自己也觉得自己是主人。

叶念秋低头看着春宁。

“陛下不会教奴才,我来帮他一把。

话落,看也没看谁,起身就走,只是走路姿势略显怪异。

“王爷,奴婢只是无意撞倒叶小姐。

这个奴婢的力气不大,所以按理说她不会摔倒……春宁跪到床边,声音很柔和,“她故意诬陷奴婢……

风勋原本以为叶念秋是被人故意陷害的,毕竟门

但是刚才,看着她奇怪的走路姿势,他似乎有些明了…昨晚,这是向梅的错,他…让她彻夜难眠,想到她柔媚的身姿,他喉咙发紧,但他转而想到她逼他娶她,甚至吃药,神色又冷了下来。

“公主殿下,现在她嫁给了皇上,她傲慢得连看都不看你一眼……春宁没有注意到男人气场的细微变化,还在抱怨。

自大?荀荀眯起眼睛。

为什么他会觉得刚才那女的反应不喜欢这段婚姻?这个婚虽然给了,但是是她首富的父亲向皇上提了几千个要求!

“主权者…”春宁也想说点什么。

“滚出去。

张开嘴,用春宁来气叶念秋,警告那个女人,她的叶念秋和旁边的女人没什么区别,可是现在叶念秋没了,春宁又有什么用呢?

春宁愣住了,茫然的看着凤勋,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冯迅微微垂下眼睛。

春宁被他看到,心里一寒,连连磕头,退出卧室。

风讯只剩下一个人。

他沉默了一会儿,似乎听到了门外的雨声。

转眼间,他看着越来越大的夏雨,微微蹙眉:“大风。

他低声命令道。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