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追忆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无限量劫

>

无限量劫

莫少甫欧阳妃 著

小说推荐 无限量劫 欧阳妃 莫少甫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莫少甫欧阳妃”创作的《无限量劫》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你画下来了,快快,让我们看看。”“哎,就这一副,不可给你们看,我还要好好的解解相思之苦。”说完还故意的在怀里取出一幅画。缓缓的打开一丝,愣是把周围的弟子馋的踮起脚尖看...

来源:cpwx   主角: 莫少甫欧阳妃   更新: 2023-01-10 20:3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无限量劫》是网络作者“莫少甫欧阳妃”创作的小说推荐小说,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莫少甫欧阳妃,详情概述: 第16章伙食房的空地上面,“我出一百,”“区区一百灵石就想得到我们刘师姐曾经佩戴过得玉佩,我出五百”说完还特意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不屑的看了一眼刚刚叫价的杂役弟子莫少甫站在远处,一个杂役弟子会有这么多的灵石,莫少甫感觉自己好似忽略了什么重要的事情转过目光看着这位弟子,身着华丽衣服,哎!这不是几天前买那个字画的家伙吗?果然很有钱“还有没有更高的价格,最后一次,最后一次,”...

《无限量劫》精彩章节试读子分第2章

怪癖

第二天,我去了藏经阁。

一进门就看到几个徒弟围着一个胖子。

不,准确地说是昨天那个胖子。

“你知道,我们师姐张和我师姐刘关系很近。

前几天,我去找我师姐刘,正好遇到这个传闻中的师姐张。

哇!这叫一个美女。

只看了一眼,想不到茶不吃。

胖子也做了个痛心疾首的说道。

看到胖子这个样子,看热闹的人都被好奇心诱惑了。

“啊!你做梦去吧。

幸运的是,我很幸运。

我看到这个学姐的样子,自己画的。

说到这里,我停顿了一下,环顾四周。

“你画了它。

来,我们看看。

“嘿,就这双,我不能给你看。

我得解决相思之苦。

说完还故意拿出一张照片放在怀里。

慢慢睁开一点,踮起脚尖盯着身边的弟子。

在这种场景下,青少年觉得很奇怪,他们觉得自己就像三岁的孩子,没有大脑。

可惜没人关注少年想笑又不敢笑的表情。

这个胖子,小心翼翼的打开这张图。

在我们面前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女人,一身淡紫色的便衣,手里拿着一把剑。

身材凸凹有致,一种独特的气质来源于画面。

只是画的太美了,不知道真人会有多美。

当一个少年还在思考的时候。

“我给你五十灵石。

“我给你一百灵石。

发生了什么事?

莫少夫还没反应过来。

就在刚才,人群中衣着华丽的弟子拿着画走了。

“啊!不幸的是,

“谁叫他爷爷是宗门的长老呢?这不就是给他的一百灵石零花钱吗?

“不,啊!咱们把一年的积蓄拿出来还50灵石,哎!

周围的几个弟子哀号着出去了。

“来者,我以前没在这里见过胖爷。

你去帮我收拾一下玉管。

胖爷,我要去看美女了。

顺便把你的身份令牌给我。

把身份令牌传给少年,胖子对阁楼做一些法律上的判决。

“嗯,随意看玉筒,但是不能拿出来。

如果你饿了,你可以从食品储藏室拿食物。

你想吃多少就吃多少,好好表现。

你猜怎么着胖子后台很硬,你最好老实点。

说完很轻蔑的盯着年轻人,刚才这样的动作,出现在这样的圆脸上,实在是太幼稚了。

令牌扔过去,胖子带着剑飞走了。

我当时真的很担心灵剑支撑不了这么胖的身体,会断的。

一楼的入口有十几尺大小,门口有一张桌子,但是有些地方有点乱,满是灰尘。

似乎很久没有人来这里了。

来到二楼,这里有很多玉管,但井然有序。

从三楼开始,玉管少了很多。

四楼只有几个架子,五楼有一个架子被光幕保护着。

正好我缺乏修真世界的常识,可以好好看看,通过对比记录整理一下,开始一点点整理。

胖子一点也不知道,他在一个水池里,东张西望,猥琐的眼神在一个接一个的架起镜子。

“嘿嘿,就凭我胖子的手,这幻影派没有我看不到的美女。

半个小时后,一个肉球被绑在了一棵树上,下面站着一个穿着淡紫色的便衣,手持宝剑,含着杀意看着胖子。

“好姐姐,看在我学姐的份上,放过我吧!

“好!然后看你有没有这个命。

说完多了一个人物。

“傅青峰,好姐姐,你

少女的魅力被抛了起来,风变大了,肉球消失在无边的黑暗中。

说完,女人轻轻吐出一口污浊的空气,拍拍桑迪的玉手,蹦蹦跳跳地下山了。

我在整理玉缸的时候,突然好像听到有人喊救命。

我出去看哪里有人影。

少年时,我回头继续读一个又一个玉柱。

我从小就喜欢看书,这里的书比我小时候多太多了。

反而忘记了时间,每一个玉缸都是一个世界,一个世界无限精彩。

有记录的奇闻轶事,有记录的事件,有一眼看不到边的玉管,所以经常会看一会儿。

感觉晕晕的,因为没有练过,最多只能看一些很短的玉管。

日出,日落,日出,日落,夕阳,星光,藏经阁里突然传来一阵有节奏的肚皮尖叫。

“兄弟,饿了就去食堂!

声音还没停,放下玉筒,一股饥饿感袭来。

“是你自己!

尴尬的捂着肚子,她消失在远处,半夜食堂里人很少。

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吃饭,出示身份令牌,要了四个人坐吃的食物。

嗯,这顿饭比俗世的饭满足多了。

没错,这就是宗门,这顿饭就夹杂着这种气场。

是啊,这么大的宗门,如果每天都有外门的弟子来,那就爆满了。

一般十天半月来一次。

想了想,眼前的食物都是自己消灭的。

马上,我就去打了四个人。

过了一会儿,我去玩了四个人。

这次我特别关注了一个弟子。

只是弟子没有看莫少府,暗自松了口气,这里没有限制弟子用餐。

大部分都是这里的打杂弟子,基本上每天都没有多少时间。

晚上大家都去练了,剩下的人都留在这里看玉管。

终于可以吃饱了~ ~ ~

这是一个灰色的日子,地平线上有几颗星星。

藏经阁门口,一个衣衫褴褛的胖子坐在那里。

眼睛给人一种爱不死的感觉,尤其是小腿,有几处明显的咬痕,气息也没有气息多。

看到莫绍富,胖子的眼睛还有点焦距。

“师弟!快拿着我的身份令牌。

这里还有五块灵石。

去饭厅给我多拿点吃的。

“好!

想着这顿加餐的意义,我在餐厅拿出了我的代币。

我交出灵石,在那里等着。

很快,一个饭盒被端了出来。

这个饭盒是普通饭盒的两倍大,虽然透过饭盒你能感受到从里面传来的纯粹的精神波动。

这个餐厅不简单。

当盘子里的食物越来越少时,胖子抱怨着吃饭的时间。

胖子身上的疤痕越来越少。

“嘿,嘿,胖爷,我强大了。

只要我有足够的才能和财富,我就天下无敌。

胖子吃完后,抿嘴一笑,手在衣服上蹭了几下。

“你也回去休息吧!

说完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呼呼大睡。

莫绍富没有回去休息,而是去整理书籍。

黑夜里,伴随着胖子特有的喷嚏声。

我在一堆废书里找到一本羊皮书,和我拿到的一模一样,上面有断断续续的字迹。

看了一会表,我假装心里很平静,走了出去。

看到藏经阁没有任何反应,我就回住处了。

一下子把三本书放在一起,三本书开始焕然一新。

当我拍额头的时候,我想起了主的忏悔。

根据最近藏经阁的玉筒记录,我需要切手指。

三滴血慢慢渗进书里,三本书慢慢飘起来,互相绕着转。

书上的字迹飞了出来,绕着站在中间的那个身影飞来飞去。

不知道什么时候,天空中响起了滚滚的雷声,仿佛有咆哮的声音,一道道闪电鞭笞着大地。

氏族里的长老们被惊动了,纷纷飞到空四处张望。

胖子呼呼大睡,雷声来得快去得也快。

没有风,我的头发自动飘扬,我的字迹渐渐回到书上,书上清清楚楚写着“不灭,不聚,无极限。

他揉揉眼睛,静静地看着三本书,但心里却有点狐疑。

这么好的练习方法。

为什么不练习就送货上门?你真准时。

你就像一颗棋子。

你要说你的运气绝对没那么好。

自从有了第一本书,我的生活好像从一开始就不一样了。

我仔细看了三本书。

我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只知道打猎的小孩了。

有些事情并不像看起来那么简单。

这一切似乎都有一只大手。

下一盘棋,你无能为力。

只有变强了,才能成为棋手。

“练,一定要练,而且要极其认真。

练到极致,练完就没人了。

我就看谁下棋,谁会成为谁的猎物。

借着火光,那个人影拿起了书,认真地研究起来。

三天后的一天。

我又爬起来,来到藏经阁。

我看到那个胖子还在那里吹气。

小伙子轻蔑地笑了笑,上楼整理自己的玉筒,晚上去食堂吃饭,然后叫胖子回去锁门。

眼中闪过一副决然,坐了下来,按着本子引导灵气进入体内,然后开始一个接一个的开穴道。

每次都要开111个穴位,每次都有骨折的痛苦,都要一气呵成。

午夜,星星落下,练习开始了。

一股淡淡的气场被功法控制着。

慢慢对准一个穴位,还是发现自己身上的力量是一种淡淡的气场。

灵气如木桩,穴道如城门,类似于战城。

“哈字一落,灵气直击穴道,身体仿佛被当成了一扇门,一下子被狠狠的撞了一下。

但我还不能尖叫。

汗珠从我的头上渗出。

但是穴位就是有点松。

再来一次,一次又一次的尝试,你已经浑身是汗了。

但不为所动,骨子里的狠劲被激发出来,尤其是那天被一群骷髅追杀的时候。

那种生死危机感,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时间变得很长,身体里的一个穴位变成了不可逾越的山峰。

不知道冲击了多少次。

我开始失去意识,毫不犹豫地咬着舌尖,淡淡的血腥味充斥着我的口腔。

“点击”

身体兴奋了一下。

就像冰川裂缝,每次打开穴位,淡淡的气场在穴位停留一会儿,出来就变大好几倍。

引导这微弱的气场去捕捉下面的冲击。

有过一次经历,第二次花的时间是第一次的一半。

这时,东方的朝阳开始吐出新一天的光辉,衣服已经贴在身上,身体却一点也不动。

此时穴位冲击的速度越来越快,到最后疼痛麻木,皮肤上出现一片污垢,极其难闻。

污垢真的会把人遮起来,一看还以为这里有一堆粪便。

转眼三天过去了,这个院子里弥漫着一股奇怪的味道。

幸运的是,这里相对偏僻。

周围没什么人。

几只灵鸟在远处飞翔。

他们刚到这个院子的楼顶空,不知怎么的挣扎了几下就摔倒了。

月光下,那个人影睁开眼睛,闪了一下。

等我回过神来,发现自己浑身都是黑色的黏液,好像掉进了粪坑。

有一种想吐的冲动,我一路小跑来到小溪边,跳进里面洗粘液。

溪水哗哗作响,留下一条十几英尺长的黑水随溪水漂流而下。

“舒服,好久没有这么舒服了,

简单的活动了一下四肢,想到什么忙沉思起来,内心看来自己的腹部多了一股灵气,应该不是什么灵性液体。

这种精神液体有规律地在身体的经脉中缓缓游动,每一个动作都让身体变得更加强壮。

但是这个速度太慢了,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在月光下,莫少夫看了一眼雕像,然后照顾好它,睡了。

第三天,中午醒来。

我被肚子吵醒了。

我穿好衣服,直接去了餐厅。

莫少夫发现自己在路上快了很多,一路上看到很多弟子往食堂跑。

“你听说了吗,张大胖又有好东西了,只是不知道这次被卖的是哪位师姐的私人物品?去走走,别管了,去看看,说不定能得到点光亮。

莫绍富听到这些评论,心里对这个胖子多少多了几分佩服,这样的赚钱方式真的很少见,有点太那个了。

我一到食堂,就看到那个穿着白袍的胖子。

远远看到的时候,我以为是一只白色的胖熊站在那里。

白熊身边围了几十个徒弟,大部分都是打杂的徒弟。

一个接一个,他们充满了好奇。

莫少夫的肚子反复催促了他好几遍。

莫少夫也走上前去拿了些饭,坐在那里大嚼起来。

远处传来胖子慷慨激昂的声音,“看,看!刘姐姐有一个玉佩和一个玉佩。

虽然只是一辆,但这辆已经被刘姐看上很久了。

现在还带着一点刘姐特有的香味。

今天,我很难过地卖掉了这件玉佩,因为我主人的老人家回来了,所以我以后不能把这些东西卖给你了。

所以我拿出我的私人珍藏来感谢你,不计代价,只在乎我们的合作。

莫父听着胖子的声音,脑子里充斥着胖子的动作。

他觉得胖子不适合当神仙,不如下海经商,尤其是胖子太健谈。

《无限量劫》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