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追忆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霸道总裁›上钩

>

上钩

付阮蒋承霖 著

上钩 付阮 蒋承霖 霸道总裁

《上钩》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付阮蒋承霖是作者“付阮蒋承霖”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想好了?”工作人员例行公事。“你扔垃圾还用想?”女声咄咄逼人。工作人员面露尴尬,蒋承霖却事不关己,“您看见了,她脾气又大,态度又差,关键嫉妒心还强。”工作人员秉持着劝和不劝分的宗旨:“嫉妒是因为心里有你...

来源:cpwx   主角: 付阮蒋承霖   更新: 2023-01-13 21:0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主角付阮蒋承霖出自霸道总裁小说《上钩》,作者“付阮蒋承霖”大大的一部完结作品,纯净无弹窗版本非常适合追更,主要讲述的是:乘电梯上楼,楼上已然宾朋满至,付阮刚一出现,立马吸引众人视线付阮微笑着跟叔伯长辈打招呼,其中不乏有人不满她姗姗来迟,言语敲打“阿阮,今天这么多长辈来捧你的场,你怎么才来呀?”不等付阮出声,另一人道:“理解一下,咱们四小姐才离完婚,又大意失了荆州,难免心情不好”“就是怕她心情不好,所以我才过来热闹热闹,蒋承霖叫我去参加他生日宴,我都没去,他那边宴席都开了半天,我们这边主人没看到,茶水喝了一肚子...

上钩全文第1章

面不改色,工作人员很难不在心里咒骂:温柔,人渣。

男子身边的女子戴着墨镜,看不清脸,但唇线紧绷,气压较低。

工作人员低头看着手中的两份文件。

名字一栏是:蒋,傅阮。

这是两个经常出现在公众视野中的名字,要么是财经,要么是八卦,但现在却同时出现在离婚申请中。

“你想过没有?员工日常工作 “还用想着扔垃圾吗?女声咄咄逼人 工作人员很尴尬,但姜与无关。

“你看,她脾气大,态度差,关键嫉妒心还强。

“工作人员秉持劝和不劝分的宗旨:”我吃醋是因为我心里有你。

姜程琳讽刺地笑了:“她是嫉妒我有两个。

“工作人员的表情,前一秒工作还能进步,下一秒马上认清现实,毁掉它,有些人注定不配结婚。

工作人员没有抬起眼睛,机械地问道:“你有孩子吗?两个人:“没有。

“有没有什么财产需要分配?两个人:“没有。

“双方自愿离婚?“是的! 傅阮和蒋同时回答,不同的是,傅阮已经表现出不耐烦,而蒋仍是不痛不痒。

工作人员递过来两张纸:“填申请表。

“傅阮立刻沉下脸来:”各方都约定好的事情,还需要向陌生人申请什么?她显然生气了。

工作人员看着傅阮一头短发,穿着白衬衫,戴着黑墨镜,皱起了眉头。

就算露出来的脸和唇型再美,也抵挡不住压迫感。

慌了一下,工作人员马上解释:“我之前写的是离婚申请,这次是离婚登记声明。

“我怕我没说清楚,然后补充了一句:“只是一个过程。

填完今天就可以走了。

傅阮等的就是这个。

她面无表情地拿起一张薄薄的纸。

工作人员如坐针毡,起身说:“你先填,我再准备其他材料。

蒋、、傅阮二人并坐,都是白衬衫,腰板挺挺的。

“。

我不知道我以为是拍婚纱照。

周围很安静,只有落笔的细微声音 某一刻,转过头,对着姜喊道,“老婆! 眼神温柔,声音柔和。

傅阮连眼皮都不看,脑子里全是江和双胞胎姐妹进他们结婚饭店的闲话,这也不是什么新闻,毕竟她也在场。

蒋瞥见她毫不犹豫地在报名表上写下自己的名字,回想起酒店大堂里傅阮尾随的外国男模,唇角无声地勾起。

“我上次这么叫你。

说完,他还干脆利落地在自己的申请书上,写下了“江几个字。

但凡有‘第三者’在场,江肯定要下决心处理阮的未竟之业,但傅阮明知都是千年狐狸精,又何必跟她唱连载呢? 唱得越好,越久越精致。

工作人员没有撒谎。

这是最后一步。

他们领了结婚证和材料,几分钟后回来了,手里还拿着两个小红本。

傅阮以为是并发症,正要翻脸,直到看到红宝书上的‘离婚证’几个字。

姜也是个大姑娘,上了轿子,当场说:“所以离婚证不是绿色的。

“傅阮下意识地攻击道:”帽子是绿色的。

眼皮一抬,“我江没你绿。

付阮的唇角沉入肉眼。

工作人员已经够久了,不笑不哭。

我恨不能把大轿子抬到两尊大佛前,抬出民政局。

走出来,楼道里还坐着几对等待离婚的夫妻。

每个人的脸上要么是麻木不仁,要么是特别嫉妒,这让姜与众不同。

他就像一个春风。

蒋:“我老婆走了,我四姐还在。

这个账我不赔。

傅阮突然停下脚步,摘下墨镜。

江看着她的眼睛,无论她看过多少次,仍然会觉得惊艳。

她试图找出半悲伤的痕迹。

傅阮已经说了:“四哥! “出了这个门,以后多关照。

“两人为利,利而散,即使不当夫妻,将来难免要在生意场上见。

江眼睛都没眨一下,对着傅阮那张奸诈的脸笑了。

过了几秒钟,她说:“四小姐,你放心,我妹妹比我太太强。

傅阮不语,径自离去,紧随其后。

两人出现时,民政局外的记者正忙着扛长枪短炮。

在他们靠近之前,符江的保镖们用雨伞互相问候。

本来走在路两边的两个人突然被一个娇滴滴的女声叫住了。

“四哥~傅阮本能的就能闻到威望。

民政局门口,地势较高,一个摇曳的身影正走下台阶。

红色的裙子,红色的嘴唇,红色的高跟鞋,雨伞遮住了大半个脸,怀里的红玫瑰娇艳刺目。

我不知道。

我以为她是新娘。

今天她要结婚了。

当女人走上最后一级台阶时,伞边移开了,露出了画着精致妆容的脸。

她走到姜面前,将怀里的玫瑰花向前送去,风情万种:“四哥,恭喜你终于走出苦海了。

“终于脱离苦海了。

傅阮,已经走出几步,停下来侧目,却见姜不动,也不举起手。

拿着玫瑰花的女人等了三秒多,暂时扬起了眉毛,穿着高跟鞋走到傅阮面前,笑着说:“傅思小姐,今天真是个好日子。

多少男人日日夜夜盼着,终于盼到了你再次单身的那一天。

傅阮脸色苍白:“我认识你吗??女人眨眨眼睛,一脸真诚:“我们在外国酒店见过,你忘了吗?傅阮眼睛微微一眯,原来是“姐妹花 “其实你不是江夫人的时候,我就知道你美丽聪慧,是全州男人的梦中女神。

她说着,转移了话题:“可是我最佩服傅小芳小姐。

她干脆利落,从不拖泥带水。

项目一完,她就马上离婚,不管别人说的多难听,她兜里的钱是真的。

“傅阮精致的脸上并没有生气,只是说了句:”你不是宜州人吧? 女人笑着说,“从来没有人听说过傅思小姐的名字。

我会给你这束花。

谢谢你的退出,让我和四哥可以光明正大的在一起。

傅阮不动声色:“看来你刚才听到了。

话音刚落,响起了“噌的一声。

准确地说,这是同一时间发出的同一种声音。

因为整齐,所以都叠加在一起了。

女子只觉得周围一片漆黑,站在台阶边上的付家保镖们统一撑起了伞。

密密麻麻黑,瞬间分裂空。

《上钩》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