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受气包:别人种田她修仙)林舒星黑白的黑全章节在线阅读_(林舒星黑白的黑)最新热门小说

小说名:穿成受气包:别人种田她修仙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黑白的黑

主角:林舒星黑白的黑

简介: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穿成受气包:别人种田她修仙》讲述的两人的感情故事,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简介:林舒星是个忠实的小说爱好者
就因为摔了一跤,穿越她有了,空间她也有了
她居然还能修仙?别人不能? 那可真是 太好了!
极品亲戚要斗的,同胞兄弟要照拂的
料理好家事背上行囊,准备奔向诗和远方
怎么前世的好友,吃肉的和尚,都找上门来了

等等, 怎么还有一个未婚夫? 怎滴,要搞事?

穿成受气包:别人种田她修仙

《穿成受气包:别人种田她修仙》在线阅读

第3章 八卦的威力

林大婶又像被拉回来了:“ 两个不下蛋的母鸡,有这闲功夫还不赶紧回屋去抱窝!”

屋内一时安静下来。

“ 噗嗤 呵呵 噗 ” 林舒星没忍住笑出声来。

被催着去抱窝的两人被戳到痛处,他们两妯娌林孙氏生了一儿一女,最后进门的林李氏只得了一个儿子,林家已经好几年没有添丁了。

两人气红了脸,愤恨涌上心头。直接起身就要朝着林大婶扑去,大战她个三百回合。

“ 够了,! 吃饭都堵不住你们的嘴吗?有劲使不完是吗? 那好 , 明天我看着你们仨干活,活干少了都别吃饭了! ” 林老太见要打起来,终于开口,说完又狠瞪了一眼挑事的四丫,心里给她记上一笔。

天色还早,林老头吃过饭,拿上烟斗背着手准备出去溜达溜达。

林舒星急忙喊一声:“ 爷,我也去村口捡老树叶。” 屁颠屁颠跟在林老头身后溜了。

傍晚时分的娱乐活动是按性别年龄分了波的。

林舒星觉得最能打听到事的,就是村长带头在村口歇凉的一波老人。

她可不认为跟着刘兰芝那波,整天八卦谁谁小姑娘的小胸脯又大了一些。 这类八卦里能什么有用的信息。

石头只能感应到碎片大概的方向,还不知道有多远呢。 出去之后,万一碎片没找到,遇上战乱了算个什么事儿!

她得了解一下现在的朝代,然后尽量避开才行。

石头很高兴她能把事儿放心上,也不生气了,跟她讨论刚刚的事。

“ 凡人间不是常说 家和万事兴嘛? 老太太今天一开始为什么不制止她们。”

一想到老太太林舒星的眼神就晦涩不明,:“ 石头你可别小瞧老百姓的智慧,家里第一个孙辈成亲,老太太这是投石问路呢。 ”

石头:“ …… 真复杂。”

“ 呵, 你看着吧, 我给老太太搅和了,她还不知道怎么收拾我呢。”

石头:“ 那今天你那大婶说的那个,你怎么看?”

“ 睁开眼睛看呗,他们给我说亲也好,定亲也罢,总归不可能让我现在就嫁吧, 这几年时间难不成我还筑不了基? 跑呗 !反正这彩礼可没在我这。” 林舒星无所谓的撇撇嘴,她可一点都不愧疚。

“ 呵, 你还挺自信 !” 石头也乐了。

“ 那是! 不看看我是谁? 神君唉 ! ”

说话间林舒星跟着林老头已经到了老梧桐树下了, 一群老头在树荫下席地而坐。

“ 唉, 你说这江家也是倒了血霉了!救人还救破财了,听说要十两呢! 啧啧 !”

“ 这还不算呢, 我给你说你别出去瞎叨叨啊,!” 这老头说完也不等对方答应又继续:“ 我之前听我家老婆子隐约提了两句, 说是村长媳妇挺瞧的上江家大郎的。 你说说这事搞的 ,啧啧 !”

语气遗憾但不免幸灾乐祸的表情太过明显。

林舒星抬眼扫了一圈,村长还没来,怪不得这么放肆。

假装蹲下挖蚂蚁窝,心里琢磨开来。

“ 石头,今天大婶说的也是江家哈?”

“ 就四丫那样的,娘不都问江家要十两银子。” 石头竟然还模仿出了语气。

不得不说二房在林家的位置真的是 啧 一言难尽。 当着全家人打脸,林二牛夫妻屁都不敢放一个,!

“ 呵,我哪样? 我可是仙女来着,真是一群眼瞎心盲的主。 ”

话题偏的一批。

林老头清了下喉咙,两老头干笑两声停下话题,还热情的邀请他加入二人八卦小团队。

原来这老头队伍,也踏马是东家长西家短的八卦队。

跟林舒星想的指点江山完全不一样。

听了几个无聊八卦,又在心里跟石头说话。

“ 不对呀石头, 人跟村长家有想法,干嘛扯得上老太太要十两彩礼上面去?”

“ 不是说救人吗? 有人救过你? ” 石头也有点茫然。

“ …… 石头, 四丫不是应该在山沟里吗?”林舒星后知后觉。

……

管他什么救人不救人,反正该跑还是跑。

听不到什么有用信息,林舒星溜达的回去了。

先补一觉,然后晚上好进空间修炼去。

河边洗衣服的小姑娘们也在讨论今天听到的八卦。

“ 所以这林家四丫和江家大郎真的要说亲了吗,不是 说 …… ” 剩下的话就是意会了。

“ 不知道呗 !反正我今天听我娘的意思,好像是这样 !” 两个玩在一起的姑娘一边洗衣服,一边讲话。

旁边的刘兰芝越听越气,这个林四丫早上不帮自己就算了,晚上没来找自己道歉,还传出这种风言风语, 那江家大郎是自己娘亲在村里选了又选的,自己也颇为有意。

“ 你们乱嚼什么舌根呢 ! 你们听谁说林家江家要说亲的? 瞎造谣,不怕下拔舌地狱吗? ” 刘兰芝气急冲着二人,把从她娘那学来的一口气骂出来。

两姑娘被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一跳,看她一个人又壮起胆子回嘴:“ 我才没有乱说,是林家隔壁的孙家大丫说的,林家吃饭的时候说的。再说那天我们不是都看见江家大郎背着四丫下山吗? ”

原来林家吃饭时吵了会儿架,村里妇人趁着这功夫早已经传开了。

说的有凭有据刘兰芝哑言,眼眶泛红抱起木盆朝家跑去。

她要回去问她娘,明明快要说好的事情,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大牛村秋收的前一夜以林四丫的说亲封了卦。

秋收全村出动,山里割猪草的人少了一半。

林家喂了两头猪,八只鸡,秋收也不能断了家禽的粮不是。 所以较小一点的三丫就带着四丫和五六七娃进山。

林舒星趁三丫被几个男娃缠住,一溜烟就跑了。

进空间煮了一顿吃,然后修炼一个小周天就急忙出空间弄满一背篓,跑去跟三丫汇合。

大周天太费时间了, 她们还要回去帮在家的林老太煮鸡食猪食 人食 ……抽空还要去洗一家人的衣服。

林舒星跟着滴溜转了大半个月,忙完秋收感觉骨头都快散架了。

缓了两天,傍晚一家人都在屋时,林舒星试探的跟林二牛打探进县城赶集的事。

结果 呵呵, 这进城采买日常必需品的事,还是个抢手活。

想想也是,又能揩点油,又能偷点懒。那必须是林四牛的活呀!

林二牛三十多岁了,只去过两次。 老两口怕累着四儿,让他去扛包的。

说起那两次,时常沉默的林二牛眼角眉梢都带着笑意:“ 县城人可多了, 街上都是铺子,卖什么的都有。 还有一个两层楼高的酒楼,酒楼就是出钱就可以进去吃饭的地方,听说老贵了。 …… ”

三个娃排排坐在小床上,瞪着晶亮的眼睛看着他们爹讲县城有多么热闹。

“ 爹,你也带我们去逛逛呗!” 林舒星本意不是听这些乱七八糟的,她想进城去看看,能不能听到什么只言片语。

林二牛噎住, “ 这个 这个 , 家里的事多呢, 走不开的 走不开的。 ”

林家三个娃现在不是鹌鹑了, 最小的六娃使劲摇着林二牛的胳膊: “ 爹 我想去我想去 !”

二娃三娃也不坐在他们的小床上了,直愣愣的站着 又不知道怎么开口,总不能跟小弟一样撒娇吧。

就连林钱氏此刻也不由自主的看向自家憨厚老实的丈夫。

被五双铮亮的眼睛看着的林二牛,心中涌起无限豪情,好像他决定的不是去赶集,而是一个即将下军令指挥万千兵士的将军。

原创文章,作者:黑白的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hiyu6.com/xiaoshuo/20080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