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倾天下妖孽侯爷宠妻无度》牧风烟燕云侯全集阅读_牧风烟燕云侯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凤倾天下妖孽侯爷宠妻无度》,相信已经有无数读者入坑了,此文中的代表人物分别是牧风烟燕云侯,文章原创作者为“撼龙”,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她,出嫁未至已成望门寡,浴血千里进都城,转眼却成阶下囚
天变异象,水患、地裂、冬无雪,大厦将倾,祸延九州……
朝堂混乱,都城动荡,世家、宦官、黑市、暗桩细作粉墨登场……
看她如何以弃卒之身,博学奇智,扭转乾坤,成为两朝皇后
——
“玉玺给你,代吾上朝”
“好嘞!”
卧床不起的某人没有想到,一次上朝,燕然侯的少府小金库就全没了……

小说:凤倾天下妖孽侯爷宠妻无度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撼龙

角色:牧风烟燕云侯

如果你喜欢看古代言情小说,一定不要错过“撼龙”的一本书《凤倾天下妖孽侯爷宠妻无度》。简要概述:见她吓得不轻,牧风烟转而说道:“蓝娅,去取一套骑装,替我换上。”“婢子遵命。只是,婢子不知公主何意?”蓝娅很快从惊吓中回过神来。牧风烟脸上露出狡黠的笑容:“燕然侯必不会听我之言绕道而行,万一遇到山崩,骑装方便行动

评论专区

重生之跨国巨头:重生做游戏

谢文东:很早就看的书了,黑道文的经典作

泽越止的游戏:不多说,看这个书名老司机们就应该都懂了,无限流,剧情文笔还不错,关键的是,我有资源(⁄ ⁄•⁄ω⁄•⁄ ⁄)

凤倾天下妖孽侯爷宠妻无度

第五章一朝陵谷变

牧风烟点了点头,盯着她看了许久,又摊开她的手掌仔细端详,最后叹道:“天命无常,变化万千,不相也罢。”

蓝娅吓得面如土色,顾不得主仆尊卑,急忙去掩她的嘴:“公主!这话可说不得!”

天命不可违,天命不可变,这是净山巫氏的天命之说,也是天下人的信念。

但牧风烟知道,如今的巫氏,只是虚有其表。

若说几百年前的巫氏还有些真才实学,经过这许多年,只知依附皇权愚弄百姓,已彻底沦为统治的工具,再也无人去记诵那些枯燥晦涩的星经,学习那些无法带来利益的术法。

“我说的并没有错,为何说不得?观你之相,当生有媚骨,姿色不在都凰娜之下,却不知发生何事,长成如今平凡模样,这只能说明一点,你的天命已经改变。”

蓝娅的脸色瞬间苍白如纸。

这样离经叛道的话语,要是让旁人听了,不光是公主,连她也会被处死。

见她吓得不轻,牧风烟转而说道:“蓝娅,去取一套骑装,替我换上。”

“婢子遵命。只是,婢子不知公主何意?”蓝娅很快从惊吓中回过神来。

牧风烟脸上露出狡黠的笑容:“燕然侯必不会听我之言绕道而行,万一遇到山崩,骑装方便行动。”

这只是其一。

她送去的信百越王应该收到了,算算日子,人也该来了,还是早做准备的好。

穿上简便的胡服骑装,整个人都轻松了许多,牧风烟看着换下来的凤凰羽衣,沉思片刻,吩咐道:“叫都凰娜过来。”

自从那日挨了鞭子,都凰娜总躲着她,即使随侍在她身旁,也是低垂着头不敢看她。

蓝娅应声离开,不多时便带着都凰娜走了进来。

牧风烟指着榻上的羽衣:“给她换上。”

蓝娅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把衣服拿了过来。

都凰娜看着递在眼前,锦绣辉煌的羽衣,一瞬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公主,您是要让婢子穿上?”

这一套凤凰羽衣,是所有百越女子的梦想,她在暗地里不知偷偷往身上比量了多少次。

此刻她却满脸惧意,跪伏在地:“公主饶命!婢子知错了,请公主高抬贵手,饶了婢子吧!”

牧风烟看着她,目光暗沉:“不过是让你换身衣服,怎么就要你性命了?”

“婢……婢子偷看了您给大王的信,您让大王派人来暗杀您,又让婢子穿着您的衣服,岂不是……岂不是……”

牧风烟轻轻一笑,眼中的暗潮已然消失无踪。

“我要杀你,何须假借他人之手。”

都凰娜眼睛一亮:“真的?”

牧风烟转过身去,不再言语。

都凰娜还想再说什么,被蓝娅止住了。

公主已受云汉敕封,大王怎么敢真的派人暗杀她。

所谓暗杀,恐怕是与大王约定的暗语,并非字面意思,只须稍稍一想便会知道。

公主没有追究私窥传书之过已是万幸,此刻再是什么辩解都已多余。

都凰娜也不是完全没有脑子,蓝娅稍作暗示她便也想到了,这才安心换上凤凰羽衣。

牧风烟满意的看着盛装的都凰娜。

虹霓般绚丽的束腰勾勒出少女盈盈一握的细腰,精致的镶绣衣领环绕着纤长的脖颈,银丝裹边的头巾束住长发,垂下一行明亮璀璨的银铃,衬得她肌肤如玉,娇艳动人。

人要衣装,果真如此,此刻的都凰娜哪里还有半分侍女的影子?

屋外传来护卫的催促声:“公主,启程了。”

三人各自拿了一条面纱遮住脸颊,蓝娅扶着都凰娜走在前面,牧风烟悄无声息的跟在她们身后。

一辆马车停在驿馆门口,宽逾丈许,车厢上镂刻着日月星辰,四角立着华羽孔雀,口衔铃饰玉玦,雕作祥云之形,车门悬着东海沉珠帘,拉车的是四匹玉骢马,皆佩着金鞍玉饰。

这是孔雀辇,原本仅次于帝后乘坐的凤辇,极为尊贵,后因圣武帝逾制为雁妃造了朱雀辇,这才屈居第三。

尽管如此,对百越而言,这已是前所未有的殊荣。

圣武一朝,百越国共有八名女子入汉,王女也不过是两匹碧骢驹拉着的百花辇,宗室之女更是只有一匹马拉的平辇,与平民无异。

究其原因,无非是因为她们越族被汉人称为“夷越”,天生便低人一等。

如今仰仗凤华公主的天命,才有这孔雀辇仪仗,只是凤华公主本人却已香消玉殒,观星师所言天命,当真是莫大的讽刺。

在牧风烟的示意下,都凰娜坐进了马车,牧风烟则与蓝娅坐在车夫身后随侍的位置。

车驾周围是赤云骑,训练有素,军容整齐。

据诏书所言,是为了表示对凤华公主的重视,汉皇才派出最倚重的长子燕然侯,亲率赤云骑迎亲。

牧风烟却知道事情并非如此简单,崔皇后与百越王暗中来往,意图引燕然侯入局,这场联姻,从头到尾都只是一个圈套罢了。

却不知这个圈套,想套住的是燕然侯,还是另有其人?

车粼粼,马萧萧,果如牧风烟所料,迎亲队伍向着壑嶂山而去。

蓝娅对牧风烟简直崇拜得五体投地,在她看来,公主料中了每一件事,比那观星师还要厉害。

牧风烟却没有注意到她,全副心神都落在路旁的山壁之上。

山崩之前,多多少少能看见一些预兆,及时示警,应当不会有太大的伤亡。

燕然侯少年成名,心高气傲,尽管她成功预言了看似不可能出现的大雨,他却依然不肯听从她的建议,执意取道壑嶂山。

这说明,他在跟她较劲。

对于这个在战争中磨砺出的王侯,普通的接近方式只会令他警觉甚至反感,尤其是凤华公主作出反面示范之后。

所以她只能以退为进,用其他的方式来吸引他的注意。

比如,让他误以为她懂得净山巫氏的观星术。

从他的反应来看,他应该注意到她了。

算是个好的开始,只是危险了些,弄不好就会被活埋山中。

大雨过后,山道泥泞,马车虽然金碧辉煌,陷入泥坑却一样动弹不得。

队伍停住,燕然侯策马来到车旁。

他穿着骑装,高峻魁伟的身影即使在赤云骑中,亦是鹤立鸡群。

清一色的赤马骅骝之中,他的坐骑青骓马显得尤为特别,四蹄雪白,毛色却黝黑发亮,又透出一抹青光,体形也更为高大。

“下马,推车。”

他的声音并不大,也没有指明命令的对象,马车后的赤云骑却已翻身下马,上前推车,其他人仍旧阵列在旁。

牧风烟跳下马车站在一旁,目光紧紧的盯着山上,林木郁郁葱葱,青翠欲滴,不时有鸟儿盘旋其中。

忽然,一只鸟儿直直的飞向天际,牧风烟下意识的喊:“山崩!快退!”

话音刚落,就见一群鸟儿冲天而起,山顶树木摇曳,哗啦啦滑落下来。

“弃车,退!”

一声令下,骑兵翻身上马,驰向来路。

车夫早在牧风烟喊出山崩二字时就已经跑了,山道上只余这辆豪华笨重的马车,和四匹玉骢马。

都凰娜从车中探出头来,正好看见山顶崩毁,树木裹挟着沙石滚滚而来,声威震天,骇得花容失色:“公主!怎么办?”

牧风烟拔出袖中匕首,割断车驾上的绳索,掀起车辕,放出马来,自己牵了其中一匹,调转马头爬上马背,喊道:“快上马!”

“我怕、我不会骑马……”

“我也不会!上去再说!”

那边蓝娅早已爬上马去,都凰娜眼见山石将至,哪里还顾得其他,也手忙脚乱的爬到马上。

但她们二人都忘了先将马儿调头,所幸这四匹马同拉车驾,驯得极好,全都跟着牧风烟的马儿调了头,向来路疾奔。

身后传来天崩地裂之声,三人伏在马上,不敢回头。

牧风烟听见其中传来马车崩毁之声,细细一想,顿时心中一寒。

燕然侯取道壑嶂山,非是与她斗气,而是想借山崩置她于死地!

她受封为妃,燕然侯身负皇命不能直接动手杀她,但若是遇上天灾,即便是百越王,也无话可说。

只是她曾听闻燕然侯为人倨傲,目下无尘,不像是会用这些手段的人,难道说,传言有误?

而且,他是堂堂王侯,凤华公主不过是一个妃嫔,有什么理由需要用这样的手段杀她?

莫非……牧风烟忽然想到一种可能,周身如披冰雪。

迎亲队伍里,有净山巫氏的观星师!

自己显露了祈天术,才会成为他们的目标!

七百多年前,祈天观星两大流派争雄于世,净山巫氏依附皇权,将祈天术贬为邪术,大肆虐杀祈天术流派的门人,自此世间不存祈天之名。

想不到这许多年过去了,巫氏一族仍旧如此阴暗龌龊!

赤云骑奔出山道便停了下来。

即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队列依然秩序井然丝毫不乱。

“原地休整。”

燕然侯翻身下马,负手而立,望着垮塌了一半的壑嶂山。

原创文章,作者:撼龙,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hiyu6.com/xiaoshuo/28381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