塘中唐之倾城公主晴儿 吴俊勋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塘中唐之倾城公主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君瞳似水

角色:晴儿 吴俊勋

简介:(种田+日常+唐穿+马甲+大女主)慕挽歌心很慌,看着眼前三个大唐最尊贵的人。长孙皇后:挽歌妹妹,可要嫂子给你选个如意郎君?皇帝李世民:封慕挽歌为倾城公主。太上皇李渊:不行,至少要封为第一长公主。慕挽歌在大唐混了许多马甲。诸如神棍,神医,文宗,战神等。上至王公贵族,下至平民百姓,无一不对她推崇备至。慕挽歌很茫然,手中有剑,心中情在何方?缘起一汪池塘,爱恨别离,守护背叛尽在其中。

书评专区

君瞳似水:来来来,吐槽的在这里集合了,听说看书爱留言的都是小仙女,小仙王。
有想看的情节或龙套也可以提,作者菌会酌情增加的。
不喜请轻喷,拜谢。

塘中唐之倾城公主

《塘中唐之倾城公主》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天外天的仙界中,云烟袅袅,白鹤齐飞。

一座名为晴峰的万丈巨山下。

有几十位大袖飘飘,气质威严不凡的老道,正在跟一个扎着冲天发髻的小道童理论。

“我们是来恭贺顾念晴仙尊证道混元,你这小童怎地如此不懂事?还要拦着我们?”

“就是,仙界新出一位道祖,而且只用了一千多年,这可是举天同庆的大事,小道童,速速去禀报。”

“就是,我已经带来绝世珍馐,速速摆宴,我等要为道祖庆贺!”

“……。”

小道童不为所动,依旧板着稚嫩的小脸。

“你们这已经是第68波来客了,道祖说了,他在推演天机,不见外客,你们请回吧。”

几个领头的依旧不依,这可是巴结道祖的大好机会,正欲再说点什么。

突然就听晴峰山巅上传来一声震荡寰宇地怒喝声。

“你们怎敢如此,都该死!”

紧接着从山峰上伸出一只遮天大手,将紧邻的一座大山给直接捏爆了。

山下这些想拍马屁的仙人们吞了吞口水,腹诽不已,他们也只是想过来恭贺一下,不至于吧。

不过看到不远处山岩碎石激射四溅,尘土漫天,一座巨山眨眼不存,他们便不敢再多废话,全都灰溜溜地架云离去。

小道童呆了呆,就地一滚,变成了一匹长有犄角的白马,踏着云彩向着山上奔去。

晴峰峰巅上,一处简朴至极的洞府内。

一座白玉石台上,正盘腿坐着一位白袍披发的男人,虽然穿戴的简单,却难掩他那绝世凌霄的气质。

石台下是打翻散落一地的占卜玉器,玉器上还被一口鲜血沾染,显得非常凄美瑰丽。

男子嘴里还喃喃的念着一个名字。

“晴儿,晴儿,,”

乱发下,他好看的俊脸却变换个不停,入鬓的剑眉紧蹙,一会是浓浓的思恋,一会又是揪心的懊悔。

“不行,我已证道混元,今天就是舍弃了这一身的修为,也要救这一世的晴儿。”

“可仙凡永隔,我该如何做呢?”

“而且我再也不想看到晴儿活的如此忍让卑微。”

“那些人,都该死!”

“她就该是一朵傲立世间的铿锵玫瑰!”

这会小道童变成的白马慌张地奔了进来,虽是马身,却依旧可以口吐人言。

“道祖,道祖,你怎么了?啊,你吐血了,有没有事?”

想清楚的顾念晴恢复冷静,用手将乱发挽到身后,露出了一张剑眉星目,高鼻薄唇的英俊面容。

他恢复从容的尊容,刚刚自然不是对山下的人发火,而是推演出一些让他怒火中烧的画面。

顾念晴和煦地对着白马说道。

“宁儿,休要慌张,我无事,对了,从今天开始,我要云游九天,寻觅突破境界的契机,你作为龙马一族,自顾去寻觅族群吧。”

白马立马化成人身,上前抱住顾念晴的大腿,嚎哭了起来。

“道祖,你是不要我了吗?”

顾念晴听后,也有些不舍这个陪伴自己多年的灵宠,沉思了一下。

“唔,那你可愿折损道基,随我下凡?很苦的。”

小道童呆住了,不过也没多想,只要能跟在如生父一般的道祖旁,他什么都愿意做。

“全凭道祖安排。”

顾念晴见此也不在多言,起身后,看向地上的占卜玉器,喃喃自语。

“晴儿,我们会再次缘起,同闯天涯!这一次,我不会再让你受到一丝伤害!”

不多一会,晴峰发出轰隆隆的晃动声,然后峰颠传来耀眼九天的光芒,空间剧烈波动,将周围的群山接连震塌。

最后晴峰也跟着坍塌破碎,原地再无山峰,只有一地的狼藉。

闻讯赶来的仙人们,却再也寻觅不到新进道祖之位的顾念晴。

地球,华国。

娱乐圈的新闻媒体,最近正在疯狂持续地报道一则消息。

十日前,当红花旦慕挽歌被爆出患有绝症,这让她的许多粉丝心痛不已,纷纷指责上天不公。

慕挽歌不仅人长的美,性格也娴淑,而且是花旦中的刀马旦,演的全是飒爽英姿的角色,深受大众的喜爱。

而这还不是媒体们如此疯狂的原因,因为在爆出慕挽歌余生不多的时候,和他相交三年的男友吴骏勋尽然公开指责女友是个白莲花。

起初人们并不相信这位的说法,可是吴俊勋口口声声说两人交往三年,别说上床,竟然连嘴都没亲过,最多是牵牵手。

他还晒出了许多照片,都是两人相隔半米,略显生疏的合照,群众们这才相信了吴俊勋的说法。

这让吃瓜群众非常怜悯这位男同胞,让其很是赚了一波同情分。

而之前惋惜可怜慕挽歌的风向立时一变,纷纷指责她是个感情骗子,是个白莲花,是个绿茶婊!

而慕挽歌始终没有站出来说过一句话,以证清白。

所以此事闹的人尽皆知,纷纷诅咒这种女人还是早点死了好,得绝症也是老天开了眼,遭了报应。

可谓是万人唾弃,话语恶毒至极。

在此时,关中一座毗邻青山的小院内。

一名身着素色连衣裙,身姿婀娜的花季女子,正在打扫庭院。

女子拿着扫帚仔细地扫着地,脸上尽是娴静,披肩秀发随山风飞舞。

好似山林中的一只精灵。

这位就是外界正在疯狂贬低指责的慕挽歌,她已经处理好身后事,来此避世。

慕挽歌手里不停,心里也默默地想着心事,不是她不想出面辟谣,而是吴骏勋也没有完全胡说。

她确实没有将身子交给他,两人事业正盛,聚少离多,感情也不够深厚。

在加上慕挽歌本就是一个十分传统的女人,在这一点上是寸步不让。

还有一点是她心中的秘密,每当她想和吴俊勋更亲密一些时,心里总是会生出厌恶感。

这是两人交往后,有过肌肤接触才发现的,她一度以为自己是个百合。

可看过心理医生后,又证明自己的取向很正常,只要不和吴俊勋挨的太近,她觉得对方还是很顺眼的。

慕挽歌搞不明白,不过两人也不常约会,她也曾提出过分手,可对方信誓旦旦地说爱的是她的心。

此事也只能不了了之。

现在她身患绝症,命不久矣,早就看清名利。

也知道吴俊勋为什么会污蔑她,不过她已经不怎么在意那些人是怎么看待她的。

小院深处翠叶碧林中。

青瓦白墙,斗拱在柏树间若隐若现,斑驳的院墙爬满青紫藤蔓,好似在无声地诉说着这座院子的古老。

老院子是姥姥留给自己的,至于自己的亲人,顾挽歌想到这,嘴角有些自嘲。

养父母得知自己身患绝症后,非但没有对她的身体情况表示关心,反而说着一些尖酸的话语。

“挽歌啊,你已经是要死的人了,不如把钱留给我们老两口,寿儿还不懂事,到处都需要钱。”

顾挽歌并没有理睬他们,更没有给其一分钱。

她只是匿名将自己的财产,大部分都捐给了全国上百家的孤儿院。

毕竟她也是在这种地方长大的,而姥姥就是她以前的院长。

顾挽歌现在只想余生都呆在姥姥曾经住过的地方。

希望自己死后,能去找到这位对自己唯一真心,又不图回报的老人。

她收回思绪,继续收拾起院子来。

毕竟常年没人居住,还是落了许多灰尘。

原创文章,作者:君瞳似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hiyu6.com/xiaoshuo/9673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